您的当前的位置: 考试频道首页 >> 高考讲座 >> 高考应试技巧
高考应试技巧
文学性散文主旨把握方法例谈
时间:2012-2-6 12:52:25选稿:郦丽

散文是高中阶段阅读的重点和难点。著名散文研究专家王彬说过:“任何意义的散文的功能不外议论、抒情(记叙、说明)。”文学散文侧重于抒情。抒情有直接间接之分,间接抒情的散文往往在“写人”、“因事”、“借景”、“托物”、上下功夫。文学本质上是一种隐喻。所以,文学散文实际上是以“人、事、景、物”等为文学符号,借以表现作者寄寓于“某人、某事、某情、某景”之上,或由“某人、某事、某情、某景”所象征比譬的思想情感。所以阅读文学散文,两个问题至关重要:一是作者有意识行之于笔墨、表现为语言的明确的文学符号(人、事、景、物)及其符号意义;一是作者依据个人的审美经验和思维倾向、从“自我”的角度出发、借助符号所表现的思想情感。

其中“符号”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对客观化的社会约定俗称的公众意识。如臧克家以“炉火”为题材写《炉火》,在文章之内,“炉火”是文学符号,在文章之外,“炉火”“具有温暖、光明的特点”是公众意识;又如朱自清《背影》中的“父亲的背影”,在朱自清的文章中是文学符号,但是“父亲为儿子奔忙的背影”兼有“爱和伤感”意味,这是公众都能认可的文化心理。有些“符号”的意义指向比较单一,如张晓风的《月,阙也》一文中的“月”这个符号,所代表的主要是“团圆、思乡”这一种内涵,这是文学散文中内涵比较单纯的符号。而有些符号,其意义指向很多,如“水”,其寓意至少有以下几项:

l  时光流逝(逝者如斯)

l  温柔缠绵(柔情似水)(抽刀断水水更流)

l  可以克刚之柔性(水滴石穿)

l  性情飘忽(水性杨花)

但是,“散文的主观程度不知比诗要强多少倍”(王彬语),作家对符号的意义的选择和挖掘,是作家的个性化发挥,它与作家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是密切关联的。所以,对文学散文的“符号”的意义的把握,既要有“先入为主”的主动性,又要结合文本,考虑作者所作的取向。

就思想感情而言,作者在表达上有显隐之分。一种是作者对符号所做出的明确的议论和抒情(确知),一种是借助比喻、引用等修辞手法“含蓄委婉”地表达的思想情感(待知)。有些则不直接在文中表情达意,读者必须借助自身的文化修养、写作背景、作者个性才能对文章的思想情感实现“悟会”(未知)。

所以,文学散文的阅读可以参照一下的方法和程序进行:

1. 从文本中提取文章中关键的文学符号。

2. 从自己的认知储备中提取有关“符号”的文化信息以备参照。

3. 阅读文本,寻找作者直接表情达意、议论性抒情性的句子。

如:下列中画线的句子:

  人说,这种植物(杨柳)是最贱的。②剪一根枝条来插在地上,它也会活起来,后来变成一株大杨柳树。③它不需要高贵的肥料或工深的壅培,只要有阳光、泥土和水,便会生活,而且生得非常强健和美丽。④牡丹花要吃猪肚肠、葡萄藤要吃肉汤,许多花木要吃豆饼;但杨柳树不要吃人家的东西,因此人们说它是最“贱”的。

      (第②句、第④句的前几个分句都是叙述和比较。)

4. 对于不能确知的有关作者的思想感情进行着重分析。 

(1)       对于“待知”的含蓄表达思想感情的句子进行修辞手法和其他艺术技巧的分析——从文字上的“喻体”回归思想上的“本体”。

      如:朝花夕拾,固然是好的,只是真正的看花人哪一刻不能赏花?在初生的绿芽嫩嫩怯怯地探出头时,花已暗藏在那里;当柔软的枝条试探地在大气中舒手舒脚时,花隐在那里;当蓓蕾悄然结胎时,花在那里;当香销红黯委地成泥的时候,花仍在那里;当一场雨后只见满丛绿肥的时候,花还在那里;当果实成熟时,花还在那里;甚至当果壳深埋在地下时,花依然在那里。

         上文中画线的句子即是“含蓄表达思想感情的句子”。该句虽是议论句,但运用了多重艺术手法。去掉反问修辞,该句的意思是“真正的看花人每时每刻都能赏花”;“花”文中是一个比喻的概念,它既指可视的物质的花,也指不可视的想象中的花,所以“花”是“美好事物”的喻体。所以,上文中作者的观点:“真正追求美好的人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美好”。

2)对于“未知”的、参透于字里行间的“思想感情”进行信息编织和整理归纳。

        如:我们家在三村小镇使用过的那些农具,早已失传了。它们也许流失到别人手中,依然被农人的手把握着,春种秋收;也许它们已经在被废弃的老屋中静悄悄地腐烂,成了一堆废铁。但我忘不了农具木把儿上的那些圆圆的节子,那一双双眼睛曾大量一个小女孩如何在除草的间隙捉土豆花上的蝴蝶,又如何在打猪草的时候将黄花菜捋到一起,在夕阳下憧憬着一顿风味独具的晚饭。我可能会忘记尘世中我所见过的许多人的眼睛,那些或空洞或贪婪或含着嫉妒之光的的眼睛,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农具身上的眼睛,它们会永远明亮地闪烁在我的回忆中,为我历经岁月沧桑而渐露疲惫、忧郁之色的眼睛,注入一缕缕温和、平静的光芒。

    上文除了“忘不了”直接表达了作者对农具的感情之外,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是隐含在字里行间的。“小女孩在除草的间隙捉土豆花上的蝴蝶”,“在打猪草的时候将黄花菜捋到一起,在夕阳下憧憬着一顿风味独具的晚饭”,“除草”、“打猪草”是艰苦的劳作生活的象征,“捉土豆花上的蝴蝶”,“将黄花菜捋到一起,在夕阳下憧憬着一顿风味独具的晚饭”,满含着精神上的质朴的快乐与美好。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对作者飞“思想”仍停留在对“符号”的理解和文意的猜测层面。文章接下来运动对比的手法,强调“尘世中我所见过的许多人的眼睛,那些或空洞或贪婪或含着嫉妒之光的眼睛”,“我历经岁月沧桑而渐露疲惫、忧郁之色的眼睛”,表明作者认为“农具的眼睛”——农具所见证的生活除了艰苦的一面之外,更有“不空洞不贪婪没有嫉妒”的一面、有“不感到岁月沧桑不给人疲惫、忧郁”的一面,联系“温和、平静”两词,可以看出,作者除了那一段农村生活就充满怀念之外,更认可“充实、真诚、清新、温暖、平静”的生活本质,同时对社会虚浮贪婪喧嚣之气加以批评讽刺。

总之,对文字散文的主旨的分析的归纳要从文学符号入手,同时注重文章的点睛之处。

另外,从形式上看,把握文学散文的主旨还要注意:(1)句子的位置。一般文学散文揭示主旨的句子多在总起或总结性段中。(2)句子的性质。重点推销中心句。(3)对于文章中意义暧昧的概念有时要从文章中的“相反概念”入手进行比对分析(参照“我们家在山村小镇”一例对“眼睛”的分析)。(4)概括文章的主旨不能“就事论事”,要把“符号”当做某“类”中的“例子”,表达主旨的时候要对具体事物进行抽象(参照“花朝月夕”一例对作者观念的概括)。

复旦附中   王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