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的位置: 考试频道首页 >> 高考讲座 >> 高考应试技巧
高考应试技巧
语文高考中的情与理 -语文高考中的理
时间:2012-2-6 12:54:22选稿:郦丽

高考语文怎么复习?许多考生也许会一脸茫然。然而作为一门学科总是有其自身规律的,数理化是有规律的,语文也该有规律的,一通百通,得规律者胜,失规律者败,无不如此。

数理化是有研究范围的,语文也是有研究范围的,语文的范围很大古今中外,让人不知所措,语文的范围也可以很小,小到只剩两个字——情与理。

数理化是有研究方法的,语文也是有研究方法的,而且从源头上看可以说是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那就是:对象——本质——关系——背景。

拿到一篇阅读材料,一篇作文题,议论的对象是什么?当然,对象是不可能孤立地存在的,否则就会陷入就事论事的泥潭。就像一个运动的对象离开了相关的对象,我们又如何去分析物之理呢?

另外,对象的本质也不是唯一的、不变的,在不同的背景下可能有不同的定义。且看作文题:寒冷的冬天,豪猪挤到一起取暖,却因为身上的刺痛,不得不马上分开,然而分开后疼痛的同时也失去了温暖,温暖与疼痛是共存的,但豪猪最终找到了最佳距离——在最轻的疼痛下得到最大的温暖。

这是一道寓意型作文,题目提供了一组对象——温暖与刺痛。如果选择经济体制改革为背景,文章就有明确的针对性,我们通过类比关系就可以找到一组对应的本质——利于弊,为说理铺平了道路。进而阐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利于弊是共存的,但最终会找到最佳距离——在最小的损失下,获得最大的利益。且看学生作《豪猪的启示》:

豪猪的故事不禁使我们想到,中国经济体制中的利于弊是共存的,但最终会找到最佳距离——在最小的损失下,获得最大的利益。

经济体制的改革为中国经济带来了“温暖”——促进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经济体制改革,一方面改变了落后的传统生产方式,将资金投入向技术革新和产品研发倾斜,改变落后的传统生产方式,推动新一轮的生产,使一些濒临倒闭的企业扭亏为盈。另一方面,以一系列优惠条件鼓励私营企业的成立,让个人自负盈亏,激发了许多私营业主的热情和积极性,共同投身于经济建设。此外,政府还出台相应的优惠政策,吸引外商投资,而他们不仅带来了新的技术与设备,也为中国带来了无限商机。在经济体制改革的“温暖”环境中,中国经济如雨后春笋般惊人的速度蓬勃发展,节节攀升,展现出了勃勃生机,每年持续增长的国内人均GDP不正是最好的证明吗?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我们搞了改革,促进了经济发展,人民生活得到了改善。”

同时,经济体制改革也带来了“阵痛”——导致大批工人下岗失业。

一些企业为了改变“人浮于事”的尴尬局面,减轻企业负担,是一部分工人下岗了;一些企业由于经不起改革浪潮的冲击,面临破产,是一部分工人失业了……这一切致使一些家庭陷入困境。众人的目光就像一座大山压的他们踹不过气来,成为他们心中的“痛”。而一部分人产生的不满情绪,过多下岗工人闲散在社会上,以及本分“双下岗”家庭靠最低生活保障金生活,也成了社会的不安定的隐患和负担,成为阻碍社会前进的“阵痛”。

但是,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利与弊将找到“最佳距离”——在最小的损失下获得最大的利益。

随着经济体制的改革,经济的快速发展,现在已有国有、私营、合资企业各显其能的时期,新兴的企业越来越多,势必需要更多的劳动力,这就为下岗失业人员制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而那些再就业的下岗失业人员,必然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珍惜这个宝贵的就会。从而进一步推动了经济的发展的车轮快速前进,如此,将经济体制改革推入了一个良性循环之中。例如,上海市政府推行的“4050”工程,使一大批下岗失业人员重新上岗,走出困境,更让一部分下岗失业人员享受到优惠条件,成为了私营业主,走上了致富的道路……在这“温暖”的经济环境中,下岗失业将渐渐减少,不再成为许多人的“阵痛”。经济体制改革的利与弊正在逐渐不断地磨合,我相信最终将找到最佳距离——在最小的损失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巴尔扎克曾说:“一切事物的趋于完善,都是来自适当的改革。”几经反复,豪猪找到了最佳距离——在最轻的疼痛中取得最大的温暖。我想当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利与弊找到最佳距离,我国的经济体制一定能达到完善,这便是豪猪给我们的启示!

如果选择生态平衡为背景,其对应的本质可以是——开发与保护,以寻求一种和谐的发展,进而阐述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如果选择家庭教育为背景,其对应的本质可以是——亲近与疏远,以探寻子女的成长之路,进而阐述独立生活能力的培养。

且看习作《教之亲疏》

家长与孩子的关系就好像豪猪在冬天取暖,靠的太近就会被刺痛,离得太远失去了温暖。

拿捏距离的能力体现在方方面面:管教得太严,造成逆反心思;完全放任,又恐使其荒废。靠得太近,产生了依赖的习惯;离得太远,又失去了亲情的关爱。

亲近,让暖意永驻于心。

亲情是人最初体会到的一种情感,也是人们一辈子都无法舍弃的温暖。血浓于水,给孩子再多的玩具,也不如母亲的爱护,父爱的爱护。亲情是教育的第一课,只有亲近他们,将这种关爱像种子一样播进他们稚嫩、纯洁的心田,教会他们用心中的火把去温暖别人冰冷的手心;告诉他们只要心中有暖意,世界就是灿烂多彩的。亲近他们,走进他们的心房,在那里点起一捧希望之火。

疏远,让独立成为能力。

再小的鸟也有展翅高飞的一天,人总有独立地去面对一些风雨的考验。父母总不能陪伴一辈子,独立是成长的最后一课,也是最漫长的一课。慢慢地放手,让孩子学会自己思考,自己面对。温室中的花朵只会走向枯萎,只有在风雨中成长的小草才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适当的距离是教育之秘诀。

教育的成败关键就在距离,家长不能总把孩子牵在自己身边,将关爱蜕变为溺爱,又不能一放手就任其自生自灭。只有与孩子保持合适的距离,让他们体会到你的关心和用意。教育才能成功。

失去亲情的孩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飘落在何方;

沉溺亲情的孩子,就像橱窗里的风筝,永远只是个摆设;

放飞亲情的孩子,就像是蓝天上的风筝,因为咱心系红线。

所以的研究都离不开“对象——本质——关系——背景”,这是研究事物的普遍规律,当然也是研究性学习的切入点。

语文高考中的情

谈了一个“理字,再说一个“情”字。情也不是空穴来风,“皮之不存,毛将焉驸?”它是面对当下对象,通过联想和想象被激活的。

例如:a.蛇。   b.蛇?  c.蛇!

a.可能是画在纸上的蛇,不会对人构成威胁。

b.是蛇还是草绳?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c.真是一条蛇。它会对人产生现实的威胁。

同一个对象带上不同的标点,语感就是不同,激发的联想和想象也是不同的,形成的语境也就不同,于是对象的本质定位也就不同,人与蛇的关系就有了不同的判断,获得的情感体验自然不同。

例如:三个小孩踢球,球入井中。三个小孩分别说了一句话,请填在横线中。

a.  官家子弟:来人啊

b.  富家子弟:算了吧!

c.  布衣子弟:看我的!

我们既可以从语境推敲语感,也可以从语感想象语境,因为语感与语境有着必然的联系。

请读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上联是一幅凄寂肃杀的画面,“绝”,“灭”两字尤让人感受到死气沉沉的重压,然而下联“蓑笠翁”的出现如同一个强劲的音符,奏响了生命的乐章。“孤”,“独”两字点出蓑笠翁孤高不屈,特立独行的风骨,令人精神为之一振。诗中的钓叟没有音容笑貌,似乎只是风雪中一个淡淡的背影。而这正是作者的匠心所在——略去了人物的形,读取其神,使人物的神韵力透纸背,镌刻人心。

“绝”,“灭”,“孤”,“独”四个关键字所传递的语感,在语境的烘托之下,可以说是字字铿锵,将诗人当时参加王叔文集团发动的永贞革命新运动失败之后,被贬永州的心境和精神风貌展露无疑。

“美的本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马克思)可见情感直接参与了美感体验。赏析是如此,写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背影》中,朱自清只不过写了“老爸在火车站的月台边旁爬上爬下去买几个橘子为自己送别”,这样的生活琐碎在我们的身边比比皆是,然而在朱自清笔下,亲子之情跃然纸上。每每读来,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可谓信手拈来皆成文章,这显然是由作者的情感所决定。只有当情郁于中、一吐为快的时候,我们才会进入角色,才会对作品自我欣赏,并在表达上自我完善。恐怕这也是我们“作为难”首先要关注的问题。

请看学生随笔《<老人与海>的人格魅力》:

我喜欢海明威笔下的桑迪亚哥。

小说从打鱼人桑迪亚哥连续84天空手返回,再次扬帆出海写起。渔汛,终于被赶上了,可是上钩的马林鱼比船还长,拖着他向无边的深海游去,经过两昼夜的搏斗,最后一叉刺中,大功告成。然而就在他拖着庞然大物返航时,遇到了贪婪的鲨鱼,为了生存与尊严,他斗罢白鲨斗星鲨,失去渔叉舞舵把……让全世界的读者都为他“人可以被消灭,但不可以被打败”的硬汉子精神所感动——尽管拖回岸的只是一架雪白的脊骨而已。

《老人与海》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打鱼人的故事,更像是一则人生的语言,人生就是一次次的出海,桑迪亚哥让全世界都享受了这次出海的成功——学会如何不失尊严地活着。

生动的故事情节激活了学生的情感,不难看出人格之美源于精神上的感动,可见只有激活学生的情感才可能获得充分的美感体验。

想象的心理实质是建立在记忆基础上的表象运动,即表象的再现,组合,改造,创造出新的意向。它使当下审美对象和审美主体得以超越时空局限,既取得审美感受的相对自由,又促进了情感的深入发展,岑参用一句流传千古的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表达边塞生活的情趣,正说明个了这个道理。想象又是形与神统一,其实质是形象思维因为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整合。假如形象思维是一块沃土,那么逻辑思维这颗大树才能根深叶茂,一方面逻辑思维因为形象思维的介入而更加清晰,另一方面逻辑思维的清晰又使形象思维更具创意。他们是在互相推动中向更高层次发展的。

面对《生命》这个范围型话题,不妨展开丰富的联想和想象。假如你借用“乐章”、“江流”、“蜜蜂”、“黄山松”等等,这样一些颇具美感、颇能激发想象的、浸润着丰富文化含量的物象来表达生命的意义,并且准备把握了两者之间在本质上的几个同一性,字里行间对生命的热爱与执着便油然而生。而且你对该物象积淀的文化底蕴越深厚,也就越能煽动你情感的喷发。

且看作文《生命的乐章》:

生命的音符在跳跃的琴键上迸发;生命的音符在悠扬的琴弦边流淌;生命的音符在清脆的长笛中飘扬……生命一如乐章,我要挥舞棒尖奏响这份华彩,献给每一位热爱它的聆听着。

生命乐章的柔美,在于品味。

闭目凝神,丝竹之声缓缓奏响,乐章伴着心跳,顺着血液,传遍神经末梢……我要品味别样的生命之美,是枯叶从枝头摇落,划出生命的轨迹;是花苞凝聚力量,绽放出生命的馨香;是阳光透亮湖底的鱼儿,燃起生命的色彩,我们可以在舒缓中品味生命的恬淡和绚烂,因为生命就在每一个音符中飞扬,在每一个旋律中回荡。大自然交织的生命交响曲演绎着蓬勃和希望。即使生命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小草,只要我们有一颗挚爱生命的心,我们就能细细品味出生命乐章中丝丝缕缕的柔美与动人。

生命的乐章的精彩,在于顿挫。

伟大乐章的休止符后,往往是力的积蓄与喷发。休止符并不代表穷途末路,它只是黎明前的阴霾,破晓便迎来灿烂。能泰然迎接这个休止符的人才能真正领略生命的意义。西伯拘而《周易》,孔子厄而作《春秋》,孙子膑而论《兵法》,他们生命的顿挫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而他们不灭的斗志又是庸人徒然磋叹的,要明白,美丽的珍珠是蚌用血泪凝成的。那些哀呼命运不公的人,永远也不能理解,生命的精彩是用累累的创伤雕琢成的。

生命乐章的激昂,在于拼搏。

四个强劲的音符轰然而鸣,贝多芬让人全身心地浸透在时如山崩地裂,时如瀑布雷鸣,时如波涛汹涌的旋律中,拉开了生命中最激昂、亢奋的一章——《命运》,把它献给“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萋萋芳草;把它献给石缝间顽固不息,向上、向上、向上是多么艰难的蒲公英;把它献给在烈火中涅、渴望重生的凤凰,这是生命的力度,生命的怒吼,生命的裂变!山峰岩如画,缘于地火的喷突,峭壁苍松挺拔,缘于风霜的洗礼,生命就是要走向这拼搏的激昂。

生命的乐章不会结束,你也不必鼓掌,只要用心演绎,你就会奏响另一番华彩与昂扬!

作者借用“乐章”这一颇能激发想象的事物来表达生命的意义,准确把握了两者之间在本质特征上的同一性,即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的整合。丰富的想象中洋溢着对生命的热爱与执着,不难看出情感是写作心理中最活跃的因素,它直接介入美感体验,而审美感知又反过来促进情感的进一步升华,同时情感又是触发想象的诱因与动力,反过来想象又使情感与美感得以感性的显现。

“情感——美感——联想——想象”在写作过程中是互相诱发,互相参透,相互推动的,它们处在一种活跃的运动状态中。这也是体验性学习的切入点。

当然,情与理又是不可分的,这是由语文的本质——工具性与人文性所决定的。在素质教育的推动下,上海地区的语文高考卷越来越体现出本学科的规律性。打开近几年的高考卷,好好琢磨一下,赢家的秘诀常是以不变应万变,不必题海战术,更不必盲人摸象。

                                                    

“读”不易走神——聚精会神是取得复习效果的基本条件;“读”不易忘记——刻骨铭心是获得知识的主要目的;“读”易引发联想——融会贯通是赢得高分的重要保障;“读”易触发灵感——心有灵犀是立意创新的源源活水。

 

市北中学  宋林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