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的位置: 考试频道首页 >> 职业资格
职业资格
两院院士:当代鲁班将从职校生中脱颖而出
时间:2012-3-5 14:13:00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李剑平 选稿:王婧斐

  “高端技能型人才的年薪可以拿到20万~30万元,比院士的工资水平还要高。职业教育的代言人非鲁班莫属。当代鲁班将从职校生中脱颖而出。”2月22日~23日,在湖南郴州职业技术学院举行的两院院士职校行暨郴州高职教育服务湘南国家级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活动现场,两院院士的学术讲座,给职业学校师生带来了极大的鼓舞与鞭策。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李家明院士认为,国家为什么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因为我国自2001年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以来,开启了世界经济大国崛起的征程,各行各业需要越来越多的能工巧匠,生产制造物美附加值高的产品,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这样,未来大家的收入就会更多,生活水平与幸福指数才会提高。

  

  在现实社会中,各个行当都有“热门”与“冷门”之分,职校生一定要找准自己的定位与喜爱的知识,不断挖掘与学习。否则,书到用时方恨少。身为物理学家的李家明说,他读本科并不是在物理系,而是在电机系。但在学电机知识过程中,自己多花了一点时间与精力学习物理知识,并在本科毕业后坚持报考物理学的硕士研究生。这样进可以做科学家,退可以做电机工程师,为自己的成长打下了坚实基础。

  

  “毫无疑问,职业教育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教育类型。”李院士表示,在高、精、尖等研发领域,高端技能型人才队伍是不可或缺的。职校生向上发展,考取专业硕士、专业博士以后,可以成为国家重大科研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与先进科学仪器制造方面的主力军;退一步则可走向社会就业或创业。

  

  李院士认为,在当代中国制造业崛起的进程中,能工巧匠式的“鲁班”将会越来越吃香。在社会常识中,冶炼粗钢是一个高能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的产业。如果我们能够像德国一样,有足够多的材料学方面的工程师与冶炼工艺方面的高端技能型人才,把粗钢炼成特种钢,用到牙科器械或属于奢侈品的手表中,一吨钢的价值将实现成千上万倍的增长。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各类人才就像钉子一样,组织上把你分配在哪里就在哪里工作一辈子,大部分人缺少就业或创业的自主选择权。李院士认为,进入新世纪以来的产业转移趋势与就业双向选择的机制,给职校生成长为鲁班式的高端技能型人才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在与郴州职业技术学院学生互动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原校长刘经南说,21世纪的人才要学会学习,学会生存,学会关爱。

  

  郴州职业技术学院建工系一名大二的学生问道:怎么看待当前大学生就业眼高手低,高职生找工作走俏的现象?刘经南院士提醒职校生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大学毕业生的动手能力确实比高职毕业生差,高职毕业生的就业形势也毫无疑问地好过了“三本”毕业生。但是大学生学的知识多而广,思考能力可能会比高职生强。所以,职业学校毕业生开始会受到用人企业的欢迎。不过,如果他们不善于培养自己的学习、思考与实践能力的话,很快将被大学毕业生赶上。

  

  刘经南用自身成长的经历来阐述这个观点。20世纪7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野外地质调查队,在察看与使用地图方面,工人师傅看一眼图纸便可准确地知道自己在哪条沟中。他有时候半天都找不着北。可工人师傅遇到复杂的问题时,就来请教调查队里的科班毕业生。他们运用所学的知识,分析并解决了工人师傅的难题,让一个煤矿设计方案提前两年完成,为国家节省了巨大投资。

  

  因此,职校生一定要学会独立思考、理性思考,不光要有不断学习、发现问题的能力,而且要有思考与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能人云亦云。否则,从众心理会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据介绍,美国的职业教育从娃娃抓起,其职业教育理念从学前教育开始贯穿至终身教育,培养出了迪士尼、轰炸机女驾驶员、宇航员、著名医生等一大批优秀人才。

  

  刘经南院士建议,我国必须建立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产业发展规律、职业教育发展规律与人成长规律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立普通教育与职业教育学历与课程互通体系,满足学生个性化成长的需求;建立中等职业教育与高等职业教育课程衔接体系,为培养高端技能型人才搭建“立交桥”;探索建立职业教育的国际合作机制,培养具备国际视野与思维能力的21世纪高端技能型人才。

  

  中国科学院院士、湖南大学教授姚守拙结合上个世纪80年代初从长沙南下郴州寻找产学研合作对象的体会说,当前,国家与地方大力发展职业教育这条路子走对了,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职校生一定要找准自己的定位与兴趣,然后是掌握培养兴趣所必需的知识与技能。当知识与技能累计到一定程度,就要学会开窍做一个明白人,争做一个新时代的鲁班式人才。